<table id="ltirr"></table>
      1. <p id="ltirr"><label id="ltirr"><menu id="ltirr"></menu></label></p>
          <pre id="ltirr"></pre><tr id="ltirr"><label id="ltirr"><menu id="ltirr"></menu></label></tr>

            <p id="ltirr"></p><track id="ltirr"></track>
  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網站首頁白馬山文化 > 天云特影——小說連載

            第三回 智隊長 巧換錦囊 傻大姐 暗賣傳單

            日期:2022-08-29 11:53:26

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智隊長 巧換錦囊

            傻大姐 暗賣傳單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詩曰:    仁是靈魂義是金,勸人行事莫虧心。

            平生不作虧心事,入夜何愁夢鬼侵。

            上回話說陳猴子醒來時天已經明亮,發現自己赤身裸體躺在白家床上,頓時驚慌失措,急急忙忙穿起衣服,沖出門外,忽聽后面有人大喊,心想這下完了,丟去三魂,驚走七魄,差點癱倒在地。走了一段路后,不見有人來追,偷偷回頭一看,白家房門緊關著,未見內外有什么動靜,此時懸著的心才稍微放下來。想趁著天尚未明,路上無人,趕回鄉政府,免得被人發現。但一路上卻越想越怕,這大聲喊話的人究竟是誰?自己丑事,一旦被當地群眾知道,會掀起萬丈波濤;若被傳到區、縣,按當時規矩,不抓去戴高帽子游街,也會被抓到臺上或站凳子批斗;這樣一來,不但丑聞千里,遺臭百年。更為嚴重的是自己還有歷史問題,被挖出來,將新賬老賬一起算,不但飯碗保不住,還可能被判關十年、八年,家里妻嬌子幼,妻子可能被迫改嫁,兩個兒子將流落街頭……越想越怕,不禁打起陣陣寒戰來。

            在萬分驚恐中回到鄉政府,那三個助手尚未起床,趕忙回到自己房間,因昨晚用餐時褲子上灑了一些酒水,便脫下來換了一條。衣服換好后,心里還是格外不安,又偷偷地返回白家客棧附近暗中徘徊著,想看個究竟。這時負責鄉政府衛生的民兵隊長章舜道的妻子翠姑到了,她打掃進了陳猴子房間,看見那條褲子臟了,想拿去洗,摸了一下口袋,卻見有一張紙條,剛把紙條拿出來放在桌上,民兵隊長章舜道這時卻因找不到家里鑰匙,來找他的妻子,進來剛好看見那張條子,拿來一看,上面竟寫著:鄉長王老壺,農會主任鄭本農,民兵隊長王大祿、財糧鄭美……。莫名其妙?疑云頓生,怎么鄉長、民兵隊長換了名字?急著問妻子那紙條哪來的?翠姑告訴他是從陳組長褲袋里掏出來的。舜道吃了一驚,此時猴子不在,一個土整助手小林剛起床,章舜道問他昨晚在哪家吃飯?林說是白燦姑家,他們三人吃完先回來,陳組長后回。章一看床上,被子疊得好好的,根本不像有人睡過,馬上判定猴子是在白狐貍家過的夜,這條子有問題,肯定和白狐貍有關,她歷來一直不滿鄉干部人選,曾背后說過很多話,很可能是她和陳猴子有什么密謀。便迅速將其放入自己口袋,另找了一張紙,用筆沾了一團墨水,胡亂涂一下,折起來再放進陳猴子褲袋,叫翠姑立即放到水中用力搓洗,然后涼曬。

            陳猴子在街上轉了一圈,忽然想起條子的事,趕回來看褲子,已經洗了,掛在竹竿上,他急急拿下來一看,那條子已經被揉搓成碎片,粘在褲子內壁。想想算了,反正這事,自已也根本無法真正做成,白燦姑有問,就說被水洗了,名字忘了,叫他再寫一張。

            章舜道認為條子事關大局,立即趕到鄉長章舜添家,告訴他情況,舜添感到事件異常,可能有什么來頭?必須迅速澄清,建議二人一起去管轄下坪鄉的六區區公所,走一趟問問。

            當兩人趕到區公所所在地虎頭鎮時,書記、區長都在縣里開會,只有區黨委的宣傳委員林明德在家,他們告知情況后,林感到很奇怪,他說區委根本從來沒有研究過要換下坪鄉政府班子的事,那負責土整的陳候祖,他根本無權,也不會去管此亊,怎么會在他袋子中出現這樣條子?是很蹊蹺的亊,恐怕其中有更不可預測的問題。目前外面形勢很緊張,臺灣國民黨想登陸攻打沿海地區,各地匪特活動也很猖獗,敵人有可能向山區空投部隊,來配合對沿海的進攻??h里正在開會動員布局應對,本來準備要派個工作組,他將建議區委先派個人去你那里協助。叫他二人暫時一切都要保密,切不可聲張,回去別對任何人講及此事。同時交代他二人去天云山走一走,因為縣里提到最近敵機不斷在那一帶投傳單,不會沒有原因,那個地方很可能會成為敵機空投敵特或小規模部隊地點;縣里正準備派部隊前往駐守。

            兩人匆匆回來后,依舊守口如瓶,未給任何人透露信息,,第二天一早,便動身前往天池山。

            天云山距離下坪約20華里,因己兩年未去此地,一路走來,只見草長的比人還高;到山周圍轉了一圈,都沒碰見人,下山時,沿途碰見一個老牧羊人老驢頭,正趕著60多頭羊前去天云山吃草,老驢頭已經70多歲,從年輕時起,就在這一帶牧羊,己經40多年。老驢頭告訴他們,最近山里那座古廟又熱鬧起來了,有一幫人天天聚集在那里賭博;因他倆人此時已經下到山腰了,不想再上去。

            隔縣的大灣村,距離這里不遠,好久未去過,這時,鄉長章舜添建議,沿大路往那走一走,于是,倆人轉身走了十多里路,來到彭、平、寧三縣三義路交匯邊界上的茶亭村。

            茶亭,顧名思義就是喝茶地方,過去是他們常去地方。

            這個村現在只有兩戶人家,沿大路兩邊各建一個單層三間店房,左邊開店的,還是多年前的傻大姐,臉上長了皺紋,老了許多,但還是認得出來;而傻大姐卻認不出他們。章舜道說了父親和母親名字,大姐方才記起,她今年已經70歲,她說在這里開了40多年的茶店。

            大姐店門前排兩張茶桌,桌上各排十幾碗己泡好的茶,等待來往客人飲用,旁邊還放著一疊光餅,客人每用一碗茶收費100元,光餅一塊200元。兩人已經多年未來此地,大姐說今年生意好,每天約可賣茶100多碗,光餅50到60塊,收入有兩萬元左右(解放初期使用的舊人民幣,每萬元合新人民幣一元)??鄢コ杀竞蜕铋_支,還略有剩余。她本姓沙,字音關系,被人們聽為傻,后來習慣也就叫成傻大姐。她丈夫本來也當土匪,在一次攻打某地區公所時,丟了命。所以她在這里開店,過往的土匪徒都親切地叫她“嫂子”,沒有人騷擾她。舜道兩人見是熟人,便聽從傻大姐招呼坐下,大姐端上兩碗茶,兩人一邊喝茶,一邊談天,一共用了三碗茶,五塊光餅,總共合1300元;因身上零錢只剩1000元不夠,舜添從兜里取出一張一萬元鈔票給她找,大姐翻箱倒柜,才找出8400元來,還差300元不夠找;她從另一柜里找出兩張紙印圖像,向對面開店那個女的商量換上300元先付給客人,舜添接過圖像一看,竟是2張敵傳單,一張上面印著一個美國大兵,拿著槍對著朝鮮人民軍射擊;另一張上印有蔣介石頭像,連忙問他說這是那里來的?她說是昨那個放羊老驢頭喝茶時留下的。她說這類傳單在這一帶都有公開買賣,印美國兵的一張賣100元,老蔣頭的值200元。她說那老驢頭每次都撿到很多來賣,最多一次30多張,老驢頭每張按50元給她,開頭,她不敢要,老驢頭便寄存他處,直到一天,有個挑貨郎擔的人路過這里,看見傳單便出錢買,據他說蔣介石頭像的,每張500元,美國大兵的每張200元,有多少要多少。如果肯換香煙更好,蔣頭像的每十張換一包飛馬,15張換一包大前門,大姐見有錢賺也接受了。

            當下兩人立即警告傻大姐,這是反動傳單,不可以買賣,否則要抓去坐牢。大姐起初不信,見兩人說的很認真,方才信了,但因這傳單是花錢換來的,不肯交給他們;因這里不屬于大坪管瞎,他二人也就罷了。不過想到那個收購傳單的貨郎擔,究竟是什么人?必須到大灣鄉查個究竟,便繼續前往大灣鄉。

            到大灣鄉會見了林鄉長,談及賣傳單和貨郎擔的事,鄉長說近日這一帶謠傳很厲害,說國民黨不久要反攻,老百姓人心惶惶,私下買賣傳單的亊,時有發生,屢禁不止,他去縣里開過會,可能要派部隊來;至于茶亭的事,過幾天他會去處理,那個挑貨郎擔的,他也見過,只是不知道他是哪里人。

            兩人回到下坪鄉政府時,天將晚,一進門便碰見陳猴子,當互打招呼時,看陳很不自然,沒有了往日的氣派,似乎有心事的樣子;陳猴子也感到這兩人見他很冷淡,不似往日的恭恭敬敬,頓時心里起了一陣疑云,惴惴不安。不免又回想起那個喊話的人,究竟是誰?是不是被他向鄉干部報告了自己的亊?這兩天來一直心急如焚,又不敢直接向白打聽,真是度日如年,一下子衰老了很多。他又想白狐貍這“連長”,手下兵將眾多,如知道這件事,定會打翻醋壇子,找他算賬的,說不定哪一天,白刀子進,紅刀子出,死在暗處,則悔之晚矣。越想越怕,總之,此地不可久留,三十六計走為上。有人以詩譏之曰:

            度日如年狼虎眈,不該嗜欲一時貪。

            世間無藥能醫悔,眼看此身將墜潭。

            他和三個助手整理一下檔案,下坪等三個村的田畝己丈量差不多,只剩后山一片,那里偏僻,很少人去,不量也罷。那一片田地,大部分是軍屬王異財的出租地,王很兇,一般人都怕他,,他兒子在部隊;土改中本來按規定,他有田地出租,應該評“小土地出租”,可他硬要評“貧農”。沒有人敢提異議,結果也就糊糊涂凃地通過了。陳猴子身上不干凈,自然也怕惹他,萬一他不樂意,不知道會鬧出什么事來,所以也就作個順水人情,將其擱到一旁。于是便對三個助手說,是縣里通知,要他們去七區某鄉工作,便草草整理一下,打起鋪蓋起駕回家。

            第三天,臨近寧縣的小洋鄉和彭縣大灣鄉的鄉長、民兵隊長一起來訪問下坪鄉,這些人本來都互相認識,而且都是土改后新選上的鄉干部,他們第一次相聚交談甚歡,各自述說了自己鄉的情況,小洋,大灣是比下坪大的村落,住戶多,來往從事商業買賣人員也多,成分復雜,他們分析,當前形勢很嚴重,主要是:

            一是謠言多,鋪天蓋地,各類的都有:有傳說某某鄉、某某村、某干部被殺,家被抄的;有說美、蔣軍己在哪里、哪里登陸的;還有傳說哪里被飛機炸死多少人等等……搞得人心惶惶。

            二是販賣傳單現象很普遍,有人造謠說,蔣軍反攻后,凡是參加過土改分田、斗爭過地主、富農,當鄉干部、民兵的,都要抄家殺頭,如果家里有傳單,特別是蔣介石頭像的傳單,說明你還忠于國民黨政府,一律可以赦免,因此買傳單、存傳單的人很多,傳單價格一度上升到每張500元、1000元。

            三是賭博現象又死灰復燃,聚眾賭博,有一伙五六人、七八人的、也有十來個,二、三十來個的,還聽說天云山上那座古廟,近日有一大群人都在聚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究竟這些人想干什么呢?

            這真是:前門方把虎豹逐,后邊山上狼又狂!

            后事如何,聽下回分解:

            所屬類別: 天云特影——小說連載

            聯系我們
            • 微博
            • 微信
            • QQ
            • 返回頂部

            寧德市白馬山茶葉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茶葉種植、加工、研發、銷售、出口及傳播茶文化為一體的福建省農牧業產業化龍頭企業,福建省科技型企業,福建省創新型企業。通過綠色食品、有機茶、GAP、HACCP、ISO9001、ISO22000等認證,公司旗下“仙山八駿”被認定為福建省著名商標,福建名牌產品,福建省名牌農產品等。 公司自有茶園位于海上神奇白馬山,創建3760畝綠色有機茶基地,作為寧德市標桿性有機茶園示范基地。公司采用健康唯一,品質至上,品牌優先的發展理念。產品達到天然、有機品質,并建立了茶葉質量可追溯體系。 公司注重科技創新,新產品研發,生產的紅茶、綠茶、白茶、烏龍茶等四大茶類幾十個系列品種,榮膺各類獎項40余個,2012年中國(上海)國際茶業博覽會“中國名茶”金獎;2014年第三屆“國飲杯”紅茶一等獎;2010年至2015年5次榮獲福建“省名茶”獎;第五屆茶王賽綠茶“茶王”;第七屆名優茶質量評比紅茶“茶王”等桂冠;產品遠銷全國20個省,46個大中城市。

            查看更多
            亚洲高清_伊人影院蕉久影院在线99_香蕉对碰碰97级久久久_亚洲激精日韩激情欧美激情精品
            <table id="ltirr"></table>
              1. <p id="ltirr"><label id="ltirr"><menu id="ltirr"></menu></label></p>
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ltirr"></pre><tr id="ltirr"><label id="ltirr"><menu id="ltirr"></menu></label></tr>

                    <p id="ltirr"></p><track id="ltirr"></track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