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able id="ltirr"></table>
      1. <p id="ltirr"><label id="ltirr"><menu id="ltirr"></menu></label></p>
          <pre id="ltirr"></pre><tr id="ltirr"><label id="ltirr"><menu id="ltirr"></menu></label></tr>

            <p id="ltirr"></p><track id="ltirr"></track>
  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網站首頁白馬山文化 > 天云特影——小說連載

            第十回 救情婦 癡漢施毒手 逢勁敵 刺客險喪身

            日期:2022-09-19 16:41:31


            救情婦 癡漢施毒手

            逢勁敵 刺客險喪身

            詩曰:忠仁正義記心中,為愛為情天認同。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人若逆天行不義,昭昭日月不相容。

            上回說到王老忠給楊玉律區長送一條大前門香煙,被婉拒后,沒精打彩地回到家里,王祖合問他,事情辦的怎么樣? 他也不應,徑直走到自己房間,門一鎖,把自己關在里面,什么事都不管了。

            楊區長送走王老忠后,立即召集工作組全體人員開會,請大家分析這個王老忠送巨禮有什么企圖?大多數人都認為是想賄賂收買干部,替他兄神鼠贖罪,有的同志卻認為,王老忠可能神經不正常。楊區長決定找他老爸王祖合來談一談,看他怎么說?

            王祖合一到鄉政府,便恭恭敬敬地對楊區長行了一個禮,開口便說共產黨干部怎么好,怎么好,他過去被國民黨保安團抓去如何、如何打罵的事,接著說二兒子老舉(神鼠)原是個本份農民,所以犯上吸毒販毒,都是康記老板所害造成的,望政府能給予寬大處理,並要嚴厲懲辦康老板。

            說話間,六區區公所通訊員來到,他送來一封加急電報,平縣開緊急會議,區委張書記已去,叫楊區長今晚一定要連夜趕赴縣城,明早開會。

            楊區長隨即草草結束與王祖合談話,吩咐他回去,好好做兒子王老忠工作,并批評他送禮,企圖腐蝕干部的不法行為。

            連夜出發,當晚北風凜冽,楊區長穿上棉大衣,帶上常用三八式長槍,還帶上一把三只電池的長手電筒,匆匆地吃完晚飯,便出發了;馬小杰和陳小嬌都建議他帶上一個武裝班戰士同行,因當時社會上不安寧,干部遇害事件不時有發生,可楊區長堅決拒絕,他說:“我這個從戰場上滾爬下來的人,我這桿槍可不是吃素的,豈怕壞人、敵特?”大家扭不過,只好依他,一直把他送到村外。

            這時候已是臘月二十,這一晚天色特別昏暗,楊一手端著槍,一手持手電筒,一路照著走去,大約走了五、六里路,那里路邊是一片濃密樹林,黑洞洞的,特別可怕,還不時聽到寒禽哀叫聲,令人毛骨悚然。走著、走著,剛走近林邊時,突然從林中竄出兩條黑影,一左一右,竄到楊跟前,左邊一個拔出匕首,右邊一個拉著楊的槍想奪走,說時遲、那時快,楊當時右手食指本扣在已上膛子彈的板機上,隨即一聲“呯”,聲音劃過夜空,趁兩歹徒嚇慌時刻,左手的手電筒朝抓槍歹徒頭上天靈蓋猛烈一擊,那歹徒“唉啊”一聲,癱軟倒地;轉過手又朝左邊持匕首歹徒手掌一擊,匕首應聲落地,隨即飛起一腳,踢中那歹徒陰部:從開槍到腳踢,連續四個動作,總共還不到一秒鐘時間,真是迅如閃雷猛如虎;那左歹徒睪丸移位,疼痛難當,完全失去戰斗力,顧不得他的同伙了,拔腿就朝林中逃跑。楊區長端起長槍朝他的背影連開三槍,回頭用腳踢一下地上歹徒,已經不動,估計可能死了。就不再理他,整理一下行裝,繼續前進,急急朝縣城走去。

            楊區長從扣板機到踢傷歹徒,連續四個動作,制伏兩個歹徒,不到一秒鐘。有詩贊曰:

            一聲巨響徹云霄,大地動來山亦搖。

            拳腳齊飛如閃電,英雄瞬秒伏雙妖。

            又有詩贊曰:

            風狂月黑惡狼嗥,白面飛花信手高。

            捷似閃雷連四擊,一狼倒地一狼逃。

            在鄉政府值班的民兵和武裝班戰士,聽到楊區長去向遠處一連四聲槍響,感到事態嚴重,副組長黃自勉哨子一吹,全體人員五分鐘內迅速集合,由黃指揮,分成兩個組,留一組看守鄉政府,另一組由林崗帶領十個人,急速朝槍響方向跑去,一路上搜索下來,當走到林子旁邊時,看到地上草叢里,一只匕首和幾滴血,四旁卻沒有任何痕跡和人的蹤影,他們懷疑擔心楊區長被害?就在附近及林中一直搜查到天亮。

            天亮后,林崗和一位武裝班戰士直赴區公所報告。

            他們說明所見所聞之后,區委余金湖秘書,立即向縣里打電話,得知楊區長剛剛己經到達會場之后,大家心中一塊沉著石頭方才落了地,立即回到鄉里稟告。

            攔路行兇者究竟是誰呢?

            后來查清:那兩個攔路行刺歹徒,左邊持匕首的是王大祿,右邊企圖搶槍的是王異財。

            前面說過,王大祿是白燦姑最著意男人,從小兩人相好。白燦姑被抓后,他一直想法營救,苦于沒機會;后來神鼠又被抓,王老壺卻一直想方設法救弟弟神鼠,從不提白燦姑的事,使他心中很是不滿。所以他這次行動,只是他個人主意,老壺并不知道。他幾次找來自幼交好的王異財商量,苦于白拘留在區里,想不出什么辦法。當天下午,忽聽王祖合回來說,楊區長當晚要連夜去縣城開會,他感到機會來了,他馬上找來王異財商議,他們兩人認為:這時區里領導都往縣開會了,只剩一個區委秘書余金湖在家掌管;只要有楊區長一紙親筆字,就可把白燦姑提出米。他們如意算盤是:現在楊區長連夜一人走,只要半路劫持他,帶到附近樹林里,強迫他寫下親筆信,信中借口說因路上腳摔傷,不能赴縣開會,叫區里把白燦姑帶回下坪審問,信拿到手后,把楊殺害,把槍搶來,然后兩人假扮民兵去區政府,拿楊的信去提白燦姑。提到后,王異財回下坪,大祿和白燦姑或則遠走高飛,或則躲到天云山上,等候蔣軍反攻或空降部隊來天云山建立根據地。當時信息不靈,只有區公所和縣里有單線電話相通,鄉里根本沒電話,要等到三、四天后縣里會議結束回來,知道真相時候,他們早就跑了。

            他們原來認為楊區長不過是個二十來歲書生,他兩個壯漢出其不意的襲擊,完全能制伏他,而令他們萬萬想不到的是:楊區長卻是個出生入死,久經沙場老手;他自幼參軍,是從抗日戰爭末期到四年解放戰爭,經歷過無數次戰場拼刺刀,從殊死較量中生存下來的鋼鐵戰士,對付你那兩個土鱉頭,只不過是小菜一碟。

            王大祿跑時,揚區長朝他開槍的那三夥子彈,在他左右兩旁飛過,險些兒擊中,令他魂飛魄散,趕緊跑到一棵大樹后面躲了一會,看看外面沒有動靜,知道楊區長走了,才小心翼翼地出來,朝倒地的王異才走去,王異財此時也己清醒,便攙扶他起來,兩個人剛要走,忽見鄉政府分向,人聲嘈雜,幾道手電簡亮光,一直朝這邊照來,他倆便迅速轉入林中,又從林中抄小路轉回到村里。

            王姓下坪村三十多戶人家中,王異財和王大祿祖上早就居住在此地,而王祖合一家則是民國初年才遷居來的,彼此雖屬同姓,但之間親密程度還有一定差別。白燦姑和王大祿是自小相好。后因土匪王益云關系,斷了一段時間,王匪死后,不想又被神鼠插了一手,白燦姑因怕底事暴露,不得不跟神鼠保持一定關系,因此王大祿自然醋缸暗掛,表面上與神鼠兄來弟去,其實內心里恨不得神鼠早日暴死,他與白美人才能團聚。所以神鼠被抓時,他暗中幸災樂禍,而老壺卻一直在籌劃救神鼠的大計,他心中早懷不滿。所以這次決定自己單獨行動,事先并未和老壺溝通。

            工作組成員,從電話中知悉楊區長遭截擊事件后,立即開會進行分析,他們認為歹徒所以半路伏擊,肯定事先得到消息,當天區通訊員送電報來時,有王祖合在場,肯定是他回去策劃的,當下立即把王祖合抓到鄉政府進行審問;王抵死不認,說他回去從未說過。大家當然不相信,認為肯定是他告訴兩個兒子后,來干的事,立即去抓王老壺和王老冬,而他兩個也早已躲避起來,抓不到。 而當事者王大祿心虛,在得知王祖合老頭被抓,也早已逃得無影無蹤。唯有王異財自認為無人知曉,還仗著自己是軍屬,便待在家里看風。

            一連審了兩天,王祖合老頭畢竟是個經風雨、見世面的傢伙,從他口中始終找不出任何有價值線索。一個六十多歲老頭,關在鄉政府確實不妥,還要專人伺候。一旦出問題也很麻煩。即便放回去,料他也跑不了多遠,于是叫他家人取保候審,他家沒人,只好叫王異財來作保,將他?;厝?。

            到第三天,楊區長已從縣里開會回來,向工作組傳達縣里部署,認為春節臨近,敵人活動會更加猖獗,必經加強巡邏、崗哨和保衛工作,動員大家不放假,留原地過年。

            大家分析了這些天來下坪大勢:認為從傳謠、傳播迷信、看花、發傳單、廟會練拳,直到幾次來襲鄉政府,謀劫罪犯,以及這次企圖半路攔截殺害區干部等諸多事件來看,下坪鄉或附近肯定藏有一股反動份子,在有組織地活動,其隊伍究竟共有多少人,目前不知道,王祖合和他的三個兒子都有重大嫌疑。這些活動人物中,恐怕和當年漏網的歷史反革命份子密不可分,也許他們就是王益云匪幫留下的殘渣余孽。這次可能是和外線匪特勾結起來,所進行的活動,因此,對他們的清查,應先從弄清歷史罪行入手。

            正當他議事時候,女民兵冷梅帶一個蒙頭垢面的人來鄉政府,她說此人沒路條要進鄉,她不讓進,但他說他是本鄉人,故帶他來問清楚。

            此人一見楊區長就雙膝跪地,淚流滿面,三跪九叩,說“求區長大人開恩,放他老婆回家”。大家正感到奇怪,他又哭訴說:“他姓王名福,是下坪村白燦姑丈夫,在閩北一帶做工多年,聽說老婆被政府拘留,家被封,特趕回來,求區長大人開恩,他愿意揭發下坪村許多壞人的真面目,來立功替老婆贖罪。

            經查問,原來白燦姑被拘留,客棧被封后,那個13歲小丫鬟白小娟,被趕回到白家村,她父母便寫信給王福,叫他趕快回家,處理老婆被抓事。王福接信后,隨即一路趕回來,因不知道老婆究竟犯了什么罪?回下坪前先到白家村向小丫鬟問明情況,才知是因王老壺叫巫婆來裝神弄鬼所害的。他本來對王祖合一家恨得咬牙切齒,雖然同姓王,但王老舉從小便佔著他老婆不放,也因此他氣憤才被迫出外做工。他害怕王祖合家兄弟人眾多,個個都很兇殘,他孤單一人,敵不過,便忍辱負重,逃離在外。土改分田那年,曾回家一次,但王祖合家歷史丑事,沒人敢揭發,全家依舊很風光,還被評為貧農、中農成份。這次又害他老婆被抓。所以他決心回來與他們拼死對干一場。

            楊區長隨即叫人去通知舜添、舜道前來鄉政府辨認對質。原來王福自幼與他兩人甚為交好。他們一看王?;貋?,便喜不自勝,要求區長帶他回家將客棧啟封,一陣安頓好后,當晚王福即來到鄉政府。

            根據王?;貋砗罅私?/span>:巫婆來下坪宣傳迷信和裝神弄鬼、看花完全是王老壺主意,白麻姑是老壺托人叫來的。他非常氣憤,當場揭發了王老壺,王老舉當年當土匪的歷史問題。說老壺侵吞了秀美丈夫銀子,害死了秀美丈夫,霸占她的家產,還騙娶她為妻。王老舉(神鼠)曾是土匪王益云勤務兵,害死過不少人。村里群眾都對他們敢怒不敢言,他這次回來就要與他們拼個你死我活。

            楊區長聽后,便對舜添、舜道說,王?;丶?/span>,現在孤身一人,從下坪當前情況,怕人身不安全,防止有人狗急跳墻,殺人滅口,建議留他駐在民兵隊部,或到他兩人家中住宿。

            當晚,王福便留在民兵隊部,和舜添、舜道一直談到天亮。

            這正是:   天更日月人更運, 滔滔活匣湧泉來

            王福此行有何活動,且聽下回分解: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所屬類別: 天云特影——小說連載

            聯系我們
            • 微博
            • 微信
            • QQ
            • 返回頂部

            寧德市白馬山茶葉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茶葉種植、加工、研發、銷售、出口及傳播茶文化為一體的福建省農牧業產業化龍頭企業,福建省科技型企業,福建省創新型企業。通過綠色食品、有機茶、GAP、HACCP、ISO9001、ISO22000等認證,公司旗下“仙山八駿”被認定為福建省著名商標,福建名牌產品,福建省名牌農產品等。 公司自有茶園位于海上神奇白馬山,創建3760畝綠色有機茶基地,作為寧德市標桿性有機茶園示范基地。公司采用健康唯一,品質至上,品牌優先的發展理念。產品達到天然、有機品質,并建立了茶葉質量可追溯體系。 公司注重科技創新,新產品研發,生產的紅茶、綠茶、白茶、烏龍茶等四大茶類幾十個系列品種,榮膺各類獎項40余個,2012年中國(上海)國際茶業博覽會“中國名茶”金獎;2014年第三屆“國飲杯”紅茶一等獎;2010年至2015年5次榮獲福建“省名茶”獎;第五屆茶王賽綠茶“茶王”;第七屆名優茶質量評比紅茶“茶王”等桂冠;產品遠銷全國20個省,46個大中城市。

            查看更多
            亚洲高清_伊人影院蕉久影院在线99_香蕉对碰碰97级久久久_亚洲激精日韩激情欧美激情精品
            <table id="ltirr"></table>
              1. <p id="ltirr"><label id="ltirr"><menu id="ltirr"></menu></label></p>
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ltirr"></pre><tr id="ltirr"><label id="ltirr"><menu id="ltirr"></menu></label></tr>

                    <p id="ltirr"></p><track id="ltirr"></track>